幸运飞艇冠亚和公式计算

菜单导航

专访丨《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的“理智与情感”

作者: 兰亭文学 来源: ly15.cn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3日 11:21:31

关于“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久,2019是否能成为“元年”尚不得而知,但《流浪地球》的确为这一年开了一个好头。除了电影本身外,非科班出身的八零后导演郭帆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他是如何接下刘慈欣第一部影视化作品的导筒的?

专访丨《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的“理智与情感”

郭帆测试指骨骼。本文供图:郭帆导演工作室
“出乎意料的成功!”
1999年炎夏,高考首日,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中学学生郭帆抻开刚刚拆封的语文试卷,翻至页尾:大作文题目《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映入眼帘……这一在中国高考史上颇为罕见的“科幻”作文题,不仅关乎当年这位考生的升学命途,也改变了另外两件事:题目本身,据说曾被当年《科幻世界》上某一短篇小说押中,由此大大推动了这本科幻杂志日后的销量;自此中国高三学生的课外读物便不再仅仅限于《读者》等屈指可数的“心灵鸡汤”,《科幻世界》《奥秘》《飞碟探索》等一批曾被校方和家长定义的“闲书”,开始堂而皇之地被毕业生们塞进书包。
还是在1999年,现如今被科幻迷们亲切地称之为“大刘”的作家刘慈欣,开始在《科幻世界》上正式发表作品——世纪末的流行文化氛围中,既有对千禧年来临的兴奋,也有一丝莫须有的惊悸——尽管早就被严肃科学家嗤之以鼻,但一则源于16世纪法国的预言还是让不少人担忧“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是否真的会一语成谶。好莱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热点:1998年时,布鲁斯·威利斯主演的《世界末日》、摩根·弗里曼出演的《天地大冲撞》先后进入内地,培养起中国第一批该类型片的观众。
在“末日文化”的消费氛围中,2000年《科幻世界》上发表了刘慈欣的短篇小说《流浪地球》。同样是面对危及整个人类生存的灾殃,这篇两万字的小说给出了一个不同于过往西方主流科幻作品,“到更遥远外太空寻找延续生命希望”的叙事道统(克里斯托弗·诺兰2019年的电影《星际穿越》亦循此道)。而是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明显带有农耕文明孕育下“有土,斯有人”意涵的中国方案:为地球装上发动机,冲出地月轨道、进而冲出太阳系……人类与地球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于宇宙洪荒间流浪。
浪奔,浪流。二十年,弹指一挥。电影《流浪地球》正在国内正式公映。海报上,郭帆与刘慈欣的名字,分别作为“导演”与“原著/监制”会师在一台硕大无朋的重聚变行星发动机旁。不同于很多贺岁档公映的影片,一定要“捂”到上映后才解禁口碑。1月28日先期首映后,业界与坊间舆论场上几乎 “零差评”,原著作者刘慈欣的观感可以说是非常地一锤定音,“出乎意料的成功!”而如潮的好评已然将《流浪地球》定义为,“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开启之作。”
未映先热,导演郭帆也丝毫没有松一口气的样子。在他的工作室两厢对坐,身前的茶几上一包拆开的“黄山”下,是一整条“黄山”。“三年了,我几乎每天都只睡三四个小时。最难的时候是自己独处,一闭眼一脑门子官司,睁眼醒了又有一堆事儿等着我。怎么办?全靠它排遣、撑着。等公映完了,我一定要戒掉。”他边说边点燃了一支香烟。

专访丨《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的“理智与情感”

郭帆
拿起执导筒的,为什么是郭帆?
2019年,《同桌的你》上映后一举拿下4.7亿元的票房,不仅让导演郭帆一扫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时票房、口碑的晦气,更成了彼时大银幕上“致青春”风潮的弄潮儿——最多的时候,同时有两百多个青春爱情题材剧本随他挑。也是在这一年,作为电影局组织前往派拉蒙短期“访学”代表团中的一员,郭帆在两国同行共聚的欢送会上问了台下美国人一个问题,“你们看中国电影吗?”在得到一致否定的回答后,他暗下决心拍一部中国的科幻片“给你们瞧瞧”。
没有人理解这位八零后、非科班出身的导演为什么不继续用业已操作成熟的青春片夯实自己的江湖地位,包括他的经纪人李晶。郭帆对她说,“你不要再催我了,我知道两年没接戏,你也两年没开张,但我们能不能一起再等一等。”
2019年中国电影在国内票房与人次的增幅上双双超过了50%,这是自国产电影从进口大片手中“收复失地”以来的最高增速。市场高速扩容,为国产“重工业电影”的崛起提供了契机,“大家发现国产高概念电影,只靠内地市场就可以撑起来”;也是这年年中,刘慈欣作品《三体》摘得世界科幻文学领域的至高荣誉——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在圈子里人人张口闭口谈IP的氛围里,本就对“好故事”极度饥渴的中国电影界怎么可能对此视而不见?为拍一部中国科幻片念兹在兹的郭帆,也在这一年接到了中影股份制片公司总经理凌红的电话。
“见了面,她给我摆出了刘慈欣三部科幻小说,中影都拿下了版权。《流浪地球》《微纪元》《超新星纪元》,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拍《流浪地球》。”郭帆说当年自己就在《科幻世界》上看过《流浪地球》。《三体》火了后,他更把大刘的小说都找来看了一遍,这让他在当时迅速形成了自己的判断,“我觉得要把大刘的作品搬上银幕,更适合先选‘近未来设定’的,而那两部属于‘远未来设定’,后者就牵扯到语境是否建立的问题。文字描述可以天马行空,但电影毕竟是影像说话,一旦具象下来,硬要去展现几百年后的世界就会变得很困难。你去拍很困难,观众理解更困难。这就像是把一个山顶洞人放到当下他就会发疯,因为他完全不了解我们的情况。”
在可见的报道中,将《流浪地球》一书改编为电影的计划首先见于中影股份2019电影项目推介会上,之后甚至一度传闻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将执导该片……执导筒的归属在2019年7月广电总局剧本正式立项的备案中落下实锤。导演一栏写明:郭帆。
document.write ('');